地狱临时工

 地狱临时工

作者:烈烈风中

第一章初获超能力一阵剧痛,萧剑从昏迷中醒来,慢慢看清周围的状况,白色的床单,白色的墙壁,还有一股药水的味道,萧剑确认了自己所在的地方,这是医院。回忆了下刚才发生的事情,明明自己找的几个道上的人去对付王子服,结果王子服平安无事自己却被道上的那几个打断了腿,想想自己是工商局长的儿子,什么时候受过这总窝囊气,而且这是也太邪门了。

 

 「你想知道什么原因吗?」,就在萧剑还在思索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声冷漠的声音。

 

 「谁」萧剑警惕的看看四周空空如野的病房。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知道原因吗?」冷漠的声音缓缓的说到。

 

 「说吧」虽然心中无限的恐惧,但如此诡异的事情还是萧剑强作镇定的回答。

 

 「不错,虽然是个纨绔子弟,但还算有点胆量」。「知道地狱临时工吗?就是可以吸收怨念,化解怨念源的地狱使者,而王子服就是其中之一」冷漠的声音道。

 

 「我该怎么办,这仇不是报不了了」听到这消息萧剑心中顿时心灰意冷。

 

 「哼!就因为这就不想报仇了吗,亏我还来看你,实在让我失望」冷漠的声音再次想起。

 

 「你能让我报仇」王子服几乎忘记恐惧。

 

 「不错,我可以赐予你一种超能力,你就会拥有对抗他的力量」冷漠的声音道。

 

 「为什么帮我」你有什么企图,萧剑虽然纨绔,但不是蠢货,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东西。

 

 「这你别管,只要你想要报仇就行了」。

 

 「好,不管你有什么企图,只要能报仇就算把灵魂卖给你也可以」拼了,否则这仇没法报了,肯定没发报了,萧剑思考了下决定接受这种能力,一想到那个穷小子以后在自己面前作威作福,萧剑就受不了。

 

 「你不会对这次的决定后悔的,慢慢的感受超能力带来的乐趣吧」冷漠的声音听到萧剑同意接受能力后便不再发声。

 

 「呀」萧剑从梦中醒来。看着四周白色的墙壁,还有那一股药水的味道,是做梦吗?为什么这么清晰?

 

 这时女友林雅从病房外进来,「萧剑你醒了,实在太好了,医生说手术很成功,你的腿没事,过段时间就好了」。

 

 看到女友进来,萧剑突然发现一些奇怪的东西涌进大脑,一阵冰冷的提示声音想起,「主人,思维空间开启,目标:王子服暗恋对象,为获得常人无法想象的东西,接近萧剑,进入萧家」听到这提示音,萧剑明白了,刚才并非做梦,所谓的能力居然是可以探索别人的一切情况,就跟外挂一样,实在太逆天了。哼,想不到林雅当我女友居然是这样,还说把自己的第一次留到结婚的时候在给我,亏我还以为她是真心喜欢我,既然我知道了你真实的目地,并且你还是那穷小子暗恋的对象,那我就先好好的利用你来打击他,让他在痛苦中慢慢体验什么是真正的地狱。

 

 「我该如何利用这个能力了?」萧剑想到。

 

 「主人,你可以增加、减少、更改目标思维,控制目标思想」就在萧剑考虑的时候,提示音再次想起。

 

 「你可以知道我在想什么?」萧剑疑惑的问。

 

 「是的,主人,不论你想什么,我都能通过你的思维知道」提示音冰冷的道。

 

 得到超能力的使用方式,萧剑暗暗开始谋划,对王子服的报复计划即将展开。

 

 「王子服!有时间么?」精心准备了一中午,一直忙活到下午2点多,王子服才终于彻底理清了思路,急匆匆的向警局赶去,只是刚刚离开宿舍没多久,却就被一个意料之外的人拦住了。

 

 林雅,没错,就是那个王子服曾经暗恋了许久的女孩!并不夸张的说,如果不是那一次,在林雅的刺激下,打开了心结,又恰好碰上了神秘的老人,成为了地狱临时工,现在的王子服的生活,或许依然还是教室,食堂,宿舍三点一线,平凡的乏味。

 

 更重要的是,即便是到了现在,王子服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依然无法彻底把林雅放下!

 

 「林雅,你找我有事吗?」「子服,帮我下忙吗?陪我去个地方」对于暗恋对象的要求和对自己实力的自信,王子服实在忍不下心拒绝,「好吧,去什么地方」「你别问可以吗?去了就知道」听到林雅的哀求,王子服放弃了追问的打算,同时心头也暗暗进行戒备起来,却不知这次的旅程将是他跨入无限悲剧中的开始。

 

 没想到会来到小婕上班的那家KTV,打开包房门,正眼看到萧剑坐在沙发上,上次那几个体育部的学生站在萧剑后面。

 

 「王子服,你胆子很大呀,居然敢真一个人前来,我欣赏你是个人才,只要你跟我道歉,以前的事情我们一笔勾销,大家还可以成为朋友」萧剑笑着说到。

 

 「道歉?」王子服却突然笑了起来,「凭什么?就因为你身份比我高贵?是高官子弟,而我只是穷小子,所以,不管谁对谁错,都应该我跟你道歉?」「我承认,我只是一个穷学生!没法跟你这种高官子弟相比……但是,我绝不会因此而屈服!」静静的看着萧剑,王子服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世上还有一种东西,叫做尊严!」「利益与威胁,或许可以让很多人屈服,心甘情愿的跪在地上,让人肆意的践踏!」深吸了一口气,王子服缓缓转身,「但是……我保证那不会是我!」正准备离开的王子服突然听到「不错,王子服,你很有傲气,越是这样我越喜欢,你觉得你进得来就出得去吗?萧剑还是笑着道「我知道你是地狱临时工,知道你可以控制精神力,但貌似你必须先接触别人才能发挥作用吧!」最大的秘密被萧剑说出来,王子服心里一紧,精神能力——威慑直接发出,同时迅速冲向萧剑。可发现身体无法动弹,连说话也不能了,无往不利的威慑也失去了效果。

 

 「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超能力」萧剑还是一脸笑意的看着王子服,「如果你刚才肯答应我的条件,我们可能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可是那莫须有的尊严和高傲断送了这次不错的机会,这样也好,你越是这样我践踏你尊严和高傲时越开心」「雅奴,过来,好好在子服面前表演下」在得知林雅是带有目的接近自己后,萧剑就更改了林雅的思想,让她成为自己的性奴。

 

 看着自己暗恋的对象在这么多人面前妩媚的脱去衣服,王子服仿佛快要发疯了。

 

 林雅缓缓走到萧剑面前,双腿跪下,用她迷人的小嘴轻轻的拉开萧剑裤子上的拉链,一根乌黑粗大的肉棒出现在了她眼前,林雅玉掌轻轻握住乌黑的肉棒套弄几下,慢慢地张开檀嘴,将龟头小心地含了进去。

 

 「喔……」肉茎被温暖的口腔包含,萧剑发出快意的呻吟。

 

 林雅一手托住萧剑的卵袋,轻轻搓捏,尽最大深度将肉茎吞了进去,然后慢慢退出来,开始了嘴与肉棒的活塞运动。

 

 萧剑享受了丽人的口舌服务,以便笑盈盈的看着王子服「王子服,现在才是开始,以后我要你身边的人都因为你愚蠢的自尊和高傲付出代价」王子服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只能用冒着火花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萧剑。

 

 「别这样看着我,本来我是打算跟你做朋友的,这个你暗恋的贱人我也可以还给你,可你太不识抬举,以后你身边的女人只能便宜我了」说着,萧剑和他身后的几个人都发出淫荡的笑声。

 

 「还不够,来点更香艳的」,萧剑继续调笑道。

 

 林雅听到萧剑的话,马上用双手托起自己性感的双峰,向中间并拢,用乳房包裹住了萧剑的肉棒上下套弄起来。阴茎被一对弹性十足的丰满乳房包裹着套弄的强烈刺激和看着美丽的性感女孩跪在自己面前为自己乳交萧剑很快就在林雅的乳沟里爆发了,腥臭的精液喷溅到了林雅的脸上和胸口,林雅性感的乳房上都沾上了不少精液。

 

 舒服,想不到植入AV技巧后,林雅居然能如此熟练的运用。稍作休息,看着被林雅乳交后刺激到的王子服,萧剑道「王子服,我这道开胃菜怎么样,还可口吧,现在开始享用正餐了,这可是亲自为你准备的」说着,那萧剑的手指探进了林雅的阴户。这时林雅的阴户已经非常湿润,已做好了迎接肉棒进入的准备。萧剑抽出探入林雅的手指,手指上粘稠的淫液在包房的灯光下闪闪发亮。

 

 萧剑脱掉了身上的衣服,把林雅固定在茶几前,分开女孩的双腿,让林雅的阴户正对着王子服,用他的巨大阴茎对准女孩阴户中间的那条细小的缝隙,龟头伸进了她的阴唇里。

 

 「啊~~」一声痛苦的尖叫,虽然阴户已经很湿润了,但当萧剑粗大的龟头探入林雅的阴道,林雅还是感受到剧烈的痛苦,虽然只进入一点点,但给林雅带来的剧痛令她难以忍受。萧剑的肉棒一分一分向里进入,缓慢的探索这林雅处女的阴道。

 

 看着林雅的表情萧剑得意地淫笑起来,然后转向对不能活动的王子服说:「好了,子服,我的热身运动做得差不多,你看好,我要破你暗恋对象的处女身了。」王子服无法用其它的方法来表示他心中的愤怒,只能用眼睛死死的顶着萧剑。

 

 萧剑看着绝望的王子服,淫笑着腰部发力,双手捏住林雅的乳房向后拉,然后腰部向前全力一挺,阳具如同一枝铁棍一样凿开柔软的阴道壁向里挺进,终于突破了林雅最后的防线,进入了她体内的深处。这是林雅仿佛解开了萧剑的束缚,身体突然挺直,开始痉挛,脚尖绷得笔直,犹如在跳巴蕾舞一般,她张大了嘴巴却如同哑了一样发不出声音来,身体的肌肉也因极度的紧张而绷紧。

 

 萧剑粗长的阴茎继续向里深入,然后再抽出来…一次次的冲击使林雅的身体也随着前后震荡,随着那男人阳具的进出,一缕殷红鲜血从阴道渗出体外,处女之血红得分外触目,渐渐染红了林雅洁白的大腿。巨大的疼痛使林雅开始扭动着诱人的身体,竭力想摆脱进入体内深处的阴茎。她尖叫着,啜泣着,但是完全不能摆脱压在她身上逞凶的男人。

 

 「思维解锁了,看来还的加强控制才行,但这样也好,玩起来才够劲」。在突破林雅处女膜的时候,萧剑感觉到自己控制在林雅思维上的枷锁好像自动解开了。这时冰冷的提示音响起" 主人,由于你是初次使用控制技能,熟练掌控不足,需要多加练习" 「看来还是太操之过急,对林雅的控制不全面,以后得多多练习控制,但目前打击王子服的行动已经成功,管它了,先爽了再说,等爽完了在重新控制」萧剑一边享受这林雅处女的阴道,一边暗暗想到。